所有由小村发布的文章

青报过眼录

    今天《半岛都市报》推出了4叠104版,而《青岛早报》是3叠56版。作为老百姓会买哪个就不用说了,有道是广告也是一种资讯。其中同题的稿子有3个,分别是唐山矿难、威海大雪以及“8座微面塞进22名幼童”,其中很显眼的照片都重合了,看来是通讯员发的稿子了。半岛头版的广告是网通宽带的,而早报则是数码电脑城的,价格肯定也不一样。但头版版式整体相似,只是早报显得比半岛更细一些,重点不是很突出。
    半岛的A3版将“黄金书”的广告做成了新闻,这样是很不好的,类似的情况在本期半岛上还有。
    今天的《半岛新生活》是我最失望的一期,首先是印刷质量,竟然有很多墨点,不知道印刷厂是怎么回事。内容呢,就不说了,没法看了。(我现在要出门采访,回来继续)
    回来了,继续说说《半岛新生活》。封面依旧为美女,这里我想起了京城老六的封面经验,他说,“ 这样鼓捣了几年,但一次发行会,跟负责卖这些产品的人儿座谈在一起,我却得到了完全不同的意见。几位战斗在第一线的发行人员老实不客气地说,别老觉得封面越性感读者就越喜欢,老把人家读者想得那么层次低。你们弄得越骚,老百姓就越不愿意买,至少是不好意思买。”、“我们不是一直标榜什么高档读物、高端读者吗?可为什么一旦做起事儿来,就拿读者当低级色情狂对待?”可能擅长版式的主编说了,这样为了给白领看的,我不说了,一个主编只会做版,做版式总监倒是可以。
    下面说内容,前面的不说,第5页,《迷失百慕大三角》,这东西我高中时候就知道了,还用你现在来说,再说,内容没有什么新义。接下来是“视界”——这个名字让我想起李陀同学编的学术杂志——图片虽然好,但是配上这期的印刷,就像一个美女的脸上布满了雀斑。这期的话题主打是“后文盲时代”,也有在炒人家剩饭的嫌疑,同样是做网络带来的影响就不如《新周刊》的那期“汗语言”了,相比之下,水平看得见。《十五岁的少年早成》是岛城自己的东西,到了15页终于看到青岛本土的文章了,王学义作出贡献了,但是让人不由想起前段时间《半岛都市报》上教育记者王法艳的一个稿子。《人类飞行102周年纪念特辑》占了7个页码,岛城真正本土的飞行很少,不能说与飞行有关系的就适合,这组稿子有些缺少力度。娱乐、悦读、关系、玩家一共16个页码与青岛没有任何关系。互联中的青岛博客与岛城有关,这几个博客也是我经常上的,还是圈子里的人。]]>

《时代人物周报》夭折

    但却先得到了《时代人物周报》夭折的消息。创刊一年多点的这份周刊,昨天正式宣布休刊,何时复刊不知道。
    据南周落汤猫说是经济+政治的结果,具体情形不详。媒体休刊,不外乎这两种因素,这也是媒体操作者需要时刻注意的东西。
    这份周报我只读过1次纸版,其他是从网上读的。内容大多大而无当,比如这最后一期,封题为美国的神秘组织“骷髅会”,但是这对于他们的主打对象城市精英人群来说大家都知道这回事(他们的口号是,“和有价值的人在一起,彰显人的价值”),如果没有自己记者的深入采访,那很容易让内容变空,很可能的情况是,他们没有自己的记者去真正采访这个稿子,只是编辑而已。这样很难得到读者的认可,就我来说我希望得到的是细节性的东西,而不是非顶级人群所做的述评,那样我不如上网,因为周报不是生活类的日报,面对的人群也不同,建议他们去读许知远多年前的《纳斯达克的一代》中关于《时代》周刊的部分(当然这个建议也是对所有从事周报、周刊以及杂志的朋友么所说)。
    但也偶尔可见能精彩文章,因为有些网络上的名人被这份周报网络了去,比如经常做媒体盘点的晓德和“反波”的平客。平客在自己的博客上说,美国《时代》周刊的人对平客说,他们在网上查中国黑龙江省省长的资料,翻遍互联网,只查到一篇有用的文章,是《时代人物周报》某期A叠的封面。但是这也看出这份周刊经常做政治选题,这是一个危险的地带,飞猪所说有他的道理。
    还有,《时代人物周报》的夭折是不是也是中游人物类媒体的落幕前的征兆?从我注意媒体开始,大约经历了3次主题的变化,分别是经济类、人物类以及青春时尚类的依次兴起。虽然人物类大家觉得风险能降低一些,但是也存在容易流于空洞的迹象,目前人物类除了高端的《南方人物周刊》做的比较出色外,其他的都还需要历练或者时间。
    不多说了,发上他们第一期和最后一起的封面来,看最后一眼。]]>

我不会做青岛题材的书

    我认识的作家中,有一些是写青岛的,比如著名的李明,他的老房子做的不错,我很喜欢,也获得了很多好评,记得央视做青岛老房子的节目还要采访他,对于青岛的房子来说,李明同学已经成了绕不开的人。但是,现在谁能说自己做了要比他掌握的材料多?谁能说自己的经历比李明丰富,视野比李明开阔?他做了那么多报刊杂志的主编、执行主编,你能吗?
    我还认识王音,他写了一个青岛有关的文章,最近的《青岛,鲁迅没来过》系列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此外他还在《青岛画报》上开了“酷眼看岛城”的专栏。王音的写作和李明不同,王音在画报的专栏是写青岛的平民生活过往,他的生活经历也是很丰富的。
    现在的青岛人还有谁?有一些,但是都有一定的局限。
    但是让我这样一个外来人策划与青岛有关的书,或者写与青岛有关的书就会和这个城市一样的虚浮。这个城市已经足够虚浮了,就不要为这种虚浮来增添一些什么了。说青岛没有文化,很多人不高兴,我交往的就全是为繁荣青岛文化努力的一群人啊。但是青岛的文化比起外地来说确实是有差距的,就这么几百年的历史,就是每天积垫也不会有多少文化出来。更何况现在被某些人称道的还是被蹂躏的那段不堪岁月。
    现在青岛为外地人所称道的是他的自然风光和工业发达。自然风光确实不错,但是也大多在沿海一线吧,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进入了两个不同的城市。而工业呢?那些为我们称道的名牌,要是青岛文化发达的话,为什么我好像听过他们的广告大多是外地公司在代理?他们的策划也是外地的公司做的吧?
    最近据说有本叫做《青岛老字号》的书出来,我还真不知道青岛有哪些是老字号,可能是锅贴什么的吧。其实按照自然风光的话,倒不如写本《青岛老树》或者《青岛老街》来的好,可是说不定已经有人写了,连《人文青岛》我都在我朋友的办公桌上发现了。所以我只好什么也不做。]]>

品位决定影响力

    很久没有谈媒体的事情了,发一个和半岛都市报常务副总张辛同学合写的一个东东上来,如果有感兴趣的可以谈谈自己的想法。半岛换帅以来,到现在改变已经不自觉的出现了,无论从版式还是风格以及经营方式和记者管理上。文章的题目叫《品位决定影响力》,发一部分,害怕有同学copy,有兴趣的可以给我发邮件。文章如下:
     传媒作为一项产业的经济本质是“影响力经济”,在影响力扩大的同时,带动发行量和广告的增长,进而增强扩展其生存空间。这在近年大众生活类报纸的发展过程中已得到充分印证,这类报纸尤其是其中的都市报秉承其关注民生、平视大众、捍卫公益的办报理念,迅速蹈入各地城市市场,在较短的时间内就取得了空前的发展。
    媒体产业的趋利本质引导众多报纸纷纷向大众生活报的定位靠拢,从而加剧了同质化竞争,在这种情况下,部分生报纸出现了以猎奇、刺激、凶杀、色情等内容取阅读者的现象,有些甚至出现虚假新闻,这在短时间内吸引了部分读者,但却造成了其公信力的丧失,公信力的丧失必然制约其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张。
   报纸的品位问题于是提上众多老总的议事日程。很多报纸不再仅仅满足于以简单的“好看”来吸引读者,而是注意提升报纸整体品位、格调,集中优势打造影响力。
   一、品位之选是报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1、水涨则船必高,读者素质的提高需要高品位的报纸
  毫无疑问,文化的普及与民众质的提高是相辅相承的,报纸作为文化普及和文明推进的工具之一,决不能忽视普及对象的素养和学识,水涨而船不高,船就会葬身水下,同样,深水里行船,吃水线太浅也不稳。所以说,在简单的快餐化的信息服务之后,或者说低俗刺激信息的短期效应过后,一张有品位有深度的报纸也一定会成为越来越多读者的必然需求。……
     (以下省略2000字,可发邮件索阅,不好意思)]]>

残酷青春

    《十七岁的单车》在电脑里实际上已经放了很久了,昨天晚上的时候看了一会书后,还不到睡着的时间,拿出电脑来寻找可以看的东西。还没有老,但是睡觉已经很难了,前天晚上的时候又开始做恶梦,梦见杀人,老是做同样的梦,我有时候甚至怀疑是不是真的。
    连贵在十七岁的时候来到北京,有了一份快递公司的工作,老板说的很贴切“新时代的骆驼祥子”,但在这辆车成为自己的前一天车却丢了。生活在北京底层的职高学生啊健从旧货市场买回来这辆车……为了一辆车两个孩子争的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这辆车有着不同的意义。
    青春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残酷的,这辆车对于来自农村的连贵来说就是生活,而阿健也是一个城市底层工人的孩子,原本期待已久的用学习成绩换回的自行车成了妹妹的学费。其实不仅仅是单车,电影里还有的是农村和城市的冲突,一个小保姆偷穿主人的衣服,北京的大街上永远都是人来人往,永远都存放着很多人的青春,包括我现在在北京闯荡的朋友。
    电影里的胡同觉得那么熟悉,那些年在姥姥家长大,上学的时候也总是穿过这样的胡同,只是后来没有了,都改造光了,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经历过这样的青春。去年冬天的时候,随母亲去看一个远房亲戚,在同一个村庄,又忽然拐进一样的胡同,我才告诉自己,那些在记忆里成长的胡同以及阳光都是真的。
    电影里,连贵没有爱情,但是阿健有,后来阿健为了爱情在胡同里拍起了板砖。很像那个年代的很多同学,可是他们的爱情都随着飞跑的青春一起无疾而终,不知道有没有同学还在守着最初梦想的新娘,那些一起长大的孩子现在也都找不到了。]]>

网络问题现实解决

    此事引起了不小的震惊,于是朕写了一个稿子,放在了本期的报纸上,发上来,提提意见吧,但大家不要转载,那些偷俺稿子的俺已经开始处理啦。俺也不想来个网络问题现实解决,或者现实问题,网络解决。题目是《网络不是道德的真空》,稿子写的道貌岸然。全文如下:
    近日,两名同学由于在网络上相互诋毁对方声誉受到了学校的处分。处分布告一经张贴,立即引起了同学们的关注,由此,网络文明交往问题成为大家议论的热点话题,虚拟的世界的现实问题也成为大家关注的对象。
     到底网络是不是道德的真空?回答当然是否定的。我想,在这一事件在大家引起议论的同时,更应该让每个人知道的是,网络虽然是虚拟的世界,但任何人都要遵守最基本的网络道德。
    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项技术及其应用像互联网一样发展那么快,对人们的工作、生活、消费和交往方式影响那么大,并且,随着高度信息化的网络社会的到来,人们在生产和生活方式、观念和意识等方面也必然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互联网对社会道德的积极影响和正面作用表现在:它带来了社会道德的开放性、多元化,促进了人和社会的自由全面发展以及从依赖型道德向自主型道德的转变等。然而,它的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甚至可以说网络是双刃剑。
    随着网络的日益普及和网民的增多,作为交流工具的网络日益得到大家的承认和欢迎,虚拟性是网络的最大特 性之一,在网络的很多交流场所,比如BBS和聊天室中大家可以用虚拟的身份甚至性别来进行交流,这让交流中少了许多日常交流中的顾忌而显的真实,许多政府官员甚至做客网络聊天室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和以虚拟身份出现的市民对大家所关心的问题进行交流,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交流更能够听到真实的声音,这种聊天过程中大多收到了良好的预期效果。
    但也是因为其虚拟性,许多网络的负面效果也显现了出来。网络的虚拟性交流中,传播谣言、散布虚假信息;制作、传播网络病毒,“黑客”恶意攻击、骚扰;传播垃圾邮件;论坛、聊天室侮辱、谩骂;网络欺诈行为,网络色情聊天等问题也就出现了。仔细分析一下,出现的最多的问题也正因为其虚拟性的特征。比如诽谤,正所谓的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现在有影响的论坛这么多,如果我对谁不满或者存心整人,那好,我去论坛随意注册个用户名就可以在上面任意的侮蔑你,让所有人都看到。特别是在一些有特定用户的论坛中,比如校园网论坛(其实这种论坛起到的还有一个发布的作用,因为用户实在是太集中了,在社会论坛中可能不知道张三李四,但在校园网中,大家都认识),这样的特定用户的论坛会更加集中,“杀伤力”也更强。“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被人诽谤的次数多了,没有的事情大家也会慢慢的相信了。
    一个网民如果在现实世界中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他就可能到网络世界中寻找安慰、释放甚至解脱。而这种宣泄式的网络行为就为网络不文明埋下了伏笔。纯粹的虚拟社会是不存在的,每一个网络终端都与现实社会相连,网络不文明行为正是现实生活中诚信缺失、见利忘义、浮躁媚俗等不道德行为的“网络版”,网络不文明是现实社会不文明的折射和放大,如果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缺少基本的信任,很难想象他们在网络上会彼此信任。
    我们所应该知道得是,无规则,则无网络。对每个网络使用者来讲,应该带着道德规则去上网,网络并非道德的真空,他与现实社会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网络犯罪同样会受到真实的制裁。]]>

我们学校最近要成小哈佛了

    按照某些部门大爷们的要求,我目前所在的学校要成为小哈佛了。
    一年内那要有多少科研经费以及科研项目啊,可是那能达到吗?几个人在屋子里拍拍脑袋就出来了,可笑阿可笑。这就象青岛的某媒体,几个记者或者编辑想捣鼓啥就捣鼓啥,要是不垮那真叫奇迹。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这是朕一年前左右写的一个稿子,没有想到我有先知先觉,贴上来看看。题为《小哈佛梦想与华罗庚下岗》,全文如下:
    和朋友聊天的过程中,朋友告诉我说他所在的大学号称小哈佛,问其故,原来是按照学校对教授、副教授等一系列人员都进行量化考核,按照学校的规定,在核心期刊发表的文章来计算,三年下来,北大、清华根本算不来了什么,大有赶超哈佛之势。
    这些年对与论文数量的盲目追求所带来的严重后果,直接影响到了教育的质量,现在发论文收钱已经成了一种公开的秘密,甚至在有些学校规定研究生期间如果不发表论文甚至是核心期刊的论文,他将无法毕业,于是就出现了北京某著名高校研究生为了发论文卖血的一幕。
    且不说前期传出的王铭铭学术腐败,我只想说的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人和事。
    在我到高校工作之前我曾经采访过某文科杂志社的副主编,他当时一年发表的文章在国内某学科的排名中占到了第6位,我进行了一下计算他每个月都要发表好几篇核心文章。采访结束后稿子写出来,就不断听到该学校老师的各种评价,其中大多数老师的话是,他所发表的论文是因为他在自己所在的杂志拥有发表权,基本都是和其他杂志的编辑进行的互换发表,根本就没有多少水分,是典型的学术造假。
    还有一件事是我认识一位搞化学研究的老师,当时在学校里被认为是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但后来听说他离开了那所学校,因为有人开始置疑他发表论文的质量,按照他大多数论文中提到的数字,根本是他在自己学校实验室所得到的,而他不可能每次都外出做实验,那么结果只有一个,他在剽窃国外同行的研究成果……
    有人说,按照目前的学术评价体系,华罗庚能否在高校里保持自己的工作是个悬念,更不用说他的高级职称的解决,因为他在长达10几年的时间内没有发表论文他成名的论文也是用英文发表。这样一来他肯定无法在大学立足,所以只能下岗。可能我所遇到的事情是学术腐败、也可能是因为人本身的学术道德太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在目前的学术评价体系下他们的行为能够得到好处,于是问题就发生了,现在大学的目的和方向已经开始发生偏离,似乎唯一衡量学者们的方式是看一个人论文发表的数量,发表的级别越高越好,而所谓的核心期刊又是怎么评定的呢?按照一个人对于社会的贡献来衡量一个人价值的话,评价一个学者也是如此,核心期刊有多少人在读呢?这样的学者又造成多少社会价值呢?是不是一个学者一生的目的就在于读书、写很少能够在世上传播的文章?按照这种结果,学问本身的用意和时下的处境就开始越走越远,处江湖之远和庙堂之高成了背离。
    目前的这种评价体系也让很多研究生不好好学习做研究的方法,为自己的深造和研究打下基础,反而和很少指导他们的导师一样拼命追求论文的数量,他们也将评价自己的标准放在发表论文的数量上,虽然还是有人为了学问而读研究生,但更多的呢?更多的则是为了逃避目前的就业压力而去读研。于是很多读研究生的同学不停的问我通过什么途径能少花钱发文章,而不是怎么样才能安心的做学问,其实他们也很无奈,没有论文他们就无法毕业。
    这样以来,恶性循环就在不自觉中形成了。他们找到了学术造假的方式,比如剽窃国外同行的研究成果,导师直接在学生论文上署名,将国内同行的成果肢解、拼凑,利用自己在高校里的行政权力来干涉论文发表……
在本次的人大会议上北大校长许智宏等对目前的教育怪现状特别是对于目前对老师数量化评价体系提出了批评,目前北京大学也为了稳定招生规模,提高培养质量,明年北大研究生将停止扩招。
    据悉,北大硕士研究生今年计划招生3600人左右,博士研究生计划招生1290余人。]]>

大陆学者最多谈论的是五子登科

    这些我把他们称作是“五子登科”,分别是车子、房子、票子、孩子、女子,或许还有其他解释,我姑且这样的认为。
    我不知道在龙应台的心目中,学者们应该是什么样子,是不是理想中那种为生民计奔走呼号,为坚持真理和道义什么都可以不再顾及?其实那不是学者,那些应该被称作为“士”,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现在的学者能够独善其身就已经恨不错了。有人说,哪一次企业丑闻没有我们的学者专家为其提供理论“支持”?于是,我们的经济学家们成了大家不信任的人。下一个应该轮到哪个领域的人?
    说到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吧。其实这也是今天某件事情给我的最大反省,或许与己多少相关,但也可以算作是没有。其实有些时候,唯心主义者也是不错的一种选择,至少人家有自我的安慰。
    有些时候总想通过自己和大家的努力能把在做的事情做好,但往往最后最后的感觉是书生气太重了,也许最终做不成侠客,却成为谈资,这可能是为悲哀。于一个理想主义者来说,这可能无法避免。昨天晚上还看崔永元的访谈,可能他也是太较真了,所以才有了抑郁症,“等良心没有了,病就好了”,很讽刺,也很真实或者是无奈,从什么时候开始,良心成了一种病?有病的到底是这个社会还是良心?
    于是大家说第三条道路的存在,说社会是多元的,可是,如果妥协以及放弃也是一种多元的话,我们可以解释很多东西。]]>

半岛明年卖5毛?

    消息不确定,也没有确认,不知道真假,但从种种迹象来说,应该是真的。
    前天晚上进城,岛城第一时评家李志波先生请客,于是顺便拜见M先生,结果被带到了八大关内的一私人会馆,内有岛城新闻界以及文化界的前辈若干。
    其中一人再说话中无意透露出明年《青岛早报》以及《半岛都市报》要涨到5毛,还说现在半岛和早报达成和解(这点我知道,今年的广告已经不是“2005,早报全面覆盖半岛”了),还说因为现在的领导和早报领导是同学好友之类的东东。其实和解是一定的,能看的出来,半岛换帅后逐渐的报纸风格变化也能看的出来,其中我注意的就是逐渐的有了自己纵深的稿件,这是一种好现象,但是不知道青岛老百姓是不是买帐,所以变化是逐渐的,就象是被放再水里的青蛙,等你适应的时候已经被烫死了。
    但我以为那天晚上最经典的话是M先生说的,他说,“如果半岛一开始就让JMJ总的同学还是好友来办的话,早就死了,连财经都不如”。只有这一句话,我就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毕竟是经历过那么多媒体的人,毕竟是我认为青岛目前最好的传媒人之一(注意了,是之一)。
    最近我一直在读《完全记者手册》,就是宋铁军翻译的那个,剑如虹说害怕我走火入魔,呵呵,在这里交代和推荐一下,这本书好着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买了看看,绝对有收获。
    前几天在青青岛论坛上看了个帖子,说的是《假如青岛没有半岛》,说的比较经典,转贴过来,留个资料。保留人家的版权,作者是OOOOO,原贴地址点击进入

假如青岛没有半岛~  

   没有半岛,你们现在还可能在看一个月前的旧闻,没有半岛,你们可能只看到两张黑板报在青岛卖,没有半岛,那么多的受冤之人现在还在四处奔波,四处碰壁,而有关部门不知道或根本不理……半岛就像一条鲶鱼,搅活了青岛新闻这潭水。
   什么事情都要两面看,半岛没来前,你们打广告能花这么点钱吗?还不得哈着腰请青岛那两张报纸的人吃饭喝酒,还不一定能上?没有半岛,你们能看到现在这个多的有意思和没意思的新闻?政府部门靠收税,报纸要活下来,就只有广告这条路,我自己给他们算过一笔账,一份报纸印刷费用就需要1.5元左右,而卖给读者的时候才4毛钱,还要给卖报的下岗工1毛多的利,还要给高校的寒门学子们1分,赔多少钱?!没有广告,靠喝西北风去?
    我想,骂半岛的人无非三种:
    一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某些报人。如果他们能把自己的报纸办好,有人愿意去他们那做广告,我想,他才不会在这里说人家广告多怎么怎么着的坏话,没人跟自己的饭碗有仇。我以前接触过一些半岛的人,他们都是非常敬业的人,个个累得脸色发灰,他们为了什么?一个记者曾跟我说,其实,他们很希望早、晚报能办好,而不是互相诋毁,因为那样才是共赢的——早晚办好了,半岛才有更大的干劲,才会更加重视人才,才会给这些哥们们加点工资。你们现在自己不好好干,就出来埋怨别人抢了你的饭碗,那你是活该,这个世界不同情弱者,听说早晚报的不少编辑记者都有自己的公司,在外面挣大钱,你想想,他们还有心思做这份报纸吗?做死了是很正常的,虽然他们里面有不少的高手,但机制如此,不败也难。如果你们不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覆盖半岛”就是白日梦,一句很搞笑的话,不光半岛的人笑话你们,全青岛人都会笑掉大牙。
    另外,听几个伙计讲,半岛的工资不是很高,可能有4000左右,这还是照高里说,不少记者因为完不成任务还要倒找报社的钱。据了解,半岛的编辑记者多数都是外地来的孩子,正赶上结婚买房的年龄,青岛的房价高得离谱,工资又少得可怜,买房子就非常非常地困难,而且,半岛到现在还没给他们盖个宿舍什么的,再加上家不在青岛,租房、水电、交通、应酬等,那点工资根本就剩不下几个。
    第二就是那些是跟着起哄的人。如果你了解了报纸的运作情况,就像我刚才给你们算的账,你们就不会说什么了,一页报纸,算成本,如果达不到半个版的广告,就可能要赔钱,而如果真的按你的要求全做新闻,我相信没几天就该倒了。
    第三就是那些被半岛“批评”过的人。这些人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被人家曝光了,牙根痒痒,发些狠话那是必然,也不用解释了。
    总之,我个人认为,凡事要多想想别人的好,对自己也没有坏处的。

]]>

你怎么不写个某某对本文亦有贡献啊

    我再声明的是青岛的某张报纸我对他实际上是一直有比较好的印象,虽然很多人说他没有品味,也虽然我对加肥走后的快读感觉不是很好。但毕竟是人家自己做的是吧,我们不能苛求。
    我第三点的声明是,我目前在学校里做新闻,但是我没有义务让某些记者照抄我的稿子,因为我不是做外宣的。
    那么我就要说话了,最近我的很多稿子被某跑教育的记者照搬来用,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好像是我应该这么做的,更有意思的是该记者为了偷懒,竟然让某部门领导直接向我要电子版。我靠,你自己做什么去了?自己没有嘴啊。我的一个原则是你跟我说了,我肯定会给你,毕竟大家都不容易,我给我的哪些朋友们稿子,我都是从来不要求他们署名,并且我还要叮嘱他们一定不要我的名字出现,因为我觉得,在人家的屁股后面弄一个通讯员,是多么的不爽,做记者你不作,做通讯员,这不是犯贱吗?
    现在很多记者朋友的眼里就是,我给你做宣传,那么你们无论是谁的稿子,都可以被我拿来随便的用,在单位是你的,要想上我们报纸就必须加上我的名字,否则,哼哼。可是你不要忘记的是,任何文字都是有版权的,我放弃那是我自己的事,但不让我知道,那就是另一会事情了。
    做记者,做到这步田地只能给记者队伍丢脸啊,要么自己采访,哪怕是这个稿子我已经做了半个月了,你再打个电话,也是你的劳动成果啊,要不就好歹也跟人家学学,写上个“XX对本文亦有贡献”,多拽啊。
    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用我的东西,麻烦跟我说声!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道德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