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课

本来为了进京方便,这学期的课除了研究生的课程之外,都放在了周二与周三。昨天一上午,今天一上午。结果北京去不成了,也滞留济南这么久。学生们问还有没有学上,老师们在思量网络会不会好。比如我到了月底会想怎样能节省一点流量,留着上课用。

大家自嘲十八线网红。不过,连许知远都开始了网络直播。使用各种软件,钉钉、腾讯课堂……不熟悉的、熟悉的重新开始使用。害怕学生不听,也害怕他们听不懂,能用的方法都用上。但上网课依旧有一种迷茫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人在听,也不知道他们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仿佛是在自说自话,自言自语。

万千哀乐集今朝

2月20日。上午,交了论文。有种复杂的感觉。

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据说最长的要两个月。

论文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得开始一段新的征程了。

大雪

昨天,交了论文的初稿。说是初稿,前后亦先后修改了三次。

交完后有种眩晕之感。画眉深浅入时无。

开始一些新的事情。不激不随。

下雪,来开会。

12月

听说,帝都下雪了。青岛的冬天极少有雪。

陷入不可名状的焦虑。

12月开始了,这一月里,有三篇约稿要写。还有毕业论文要完成。

中秋

跟闺女的第一个中秋节,老娘也在青岛,妹妹今天回去看望老爹。

青岛的天太热,虽然今天下雨,但秋老虎让人毫无爽气。闺女都起了痱子。

吃了老白的月饼。小怪兽做的不错。

论文今天几乎没动,越是如此,越发烦躁。看万盛兄的书,觉得他写的很是不错。

回了趟老家

算下来,我离开故乡,今年整20年。

记得离家那夜,一场大雨。此后,就进入了城市。

黄粱一梦。

夏天的青岛,人来人往

这两天台风。整个朋友圈里已经热闹了两天。我娘昨天给我打电话来,让我没事别到处乱窜,老家的雨已经连续下了起来。妹妹发来视频,雨确实不小。据说,河里的桥又被挖断了,说是为了泄洪。反正我前几天回去的时候,路还没法走,这是去年夏天的“成果”,今年不知道是啥样子。

反正还是继续的热,昨天晚上继续凌晨三点睡,今天早上依旧那个点被吵醒。一早醒来,发现雨也没有想象的大。但是,群里看到还是有些地方漏水了。抽空也得去瞅两眼。

周二下午,在济南有个会。要求外地的人上午12点前报到。我就把自己当成驻济的吧。赶紧着急买周一的票。结果,没有了。候补的票也没了。整个购票区域一片灰白。只好买了周二上午一早的。其实,也没剩下几张。我其实记着时间,但没想到票是如此的难买。

每个假期的青岛,人来人往。除了去年,夏天,我都不在这个热闹的城市。

腊八,有点霾

昨天开始,有点感冒的迹象。最近,江湖上流传流感。

喝999,我这几年喝了不少999。有些时候后背着凉,脖子疼也喝一点。还是有点作用的。但最近不怎么喝了,害怕有副作用。

害怕感冒传染宥宥,于是又喝。

昨天看硕士的结课论文,今天开始批本科生的卷子。不如想象的好。当然,考试的作用大吗?以后,硕士生复试、面试建议采用写论文的方式,这样既能看其表达能力,也能考察其知识积累。否则,两年的硕士学习,真难说有多大的进步。外面的诱惑实在太多,有几个人能安静下来呢?

可话又说回来,读硕士多少人是为了做学问呢?学问又是个啥?

最近的事还比较多,明天周一,最后一门课要考试。周二可能还要去学校,周三也得去,成了科翠苑的住委会成员,要有一个揭牌仪式。然后,可以放假了吧。

当然,还有几个稿子要写。

报人金庸离世

下午的时候,老婆大人说,金庸离世。去网上一看,果然。朋友圈里一片“江湖侠骨已无多”。

虽然,北大陈平原先生有书《千古文人侠客梦》,但一个报人,今天被当作一个武侠小说作家来怀念,我不知道查良镛先生,是不是乐意看到。以及,对“作家”的凸显,是有意还是无意。

他的话题实在是太多。比如少时的《大公报》生涯,父亲的离世,《明报》的创办,拍电影、写小说、政论,起草基本法,以及个人的婚姻,长子的离世,见邓公,一元的版权,浙大的院长,西湖边的云松书舍被改造成的会所,北大的博士……当然,还有徐志摩、穆旦、琼瑶,以及最近跟江南的官司,总之,一言难尽。李敖、王朔都曾对他有所褒贬。

一个文人、报人、商人,当然,他最初的梦想是当一个外交官。

董橋:「金庸先生是當代中國文化界獨一無二的風雲人物,也許也是中國歷史上靠一枝筆成功影響幾代人的稀有傳媒人物。他創辦的報匯一紙風行,統領一九四九年之後兩岸三地憂國憂民的思想潮流,朝野注目。他創作的武俠小說風靡讀書界,傾倒數代人,讓他的廣大讀者或深或淺消受了中國文學的薰陶。金庸先生的成就不是奇蹟,是他的用功他的博學和他的毅力的成績。我跟隨他做事十數年,領受他的教導也目睹他的行止,在時局風湧雲起的時刻,他的政論始終抱持知識人的良知和傳媒人的天職,不亢不卑,字字入骨。金庸先生一生讀書,晚年還去英國讀博士,那是他的抱負他的心願。其實、金庸坐在那裡不說一句話依然是金庸,不必任何光環的護持。」

沈颢出狱

半夜,写稿子,看朋友圈,薛易发消息称,沈颢出狱。

去微博确认了一下,消息属实。

@青岛君 有个具体的日期,是2014.9.25—2018.10.21

对于我们这一代新闻人与新闻研究者而言,他是一个绕不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