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那么一朵苔藓


前些日子,朋友圈里看无为茶堂的陈堂主在养青苔。于是,下雨的时候,也从楼下挖了一些,养在透明的公道里。虽是冬天, […]

余世存的两种读法


至少有两种方式来阅读余世存的“立人三部曲”。先说第一种,许多年前,他刚刚出版《非常道》,我业余时间在一份杂志帮 […]

江湖宽广,让我们相逢一场


早上起来,看到HIKEY的留言,这哥们远在魔都。说又重新搭建了起来。 有课,刚来到松岭路,先到办公室来尝试一下 […]

燕京大学、司徒雷登及其他


2013年的春节,假期结束的最后几天,我去了趟原齐鲁大学的旧址,现在,此处是山东大学的一部分,再往前,这里是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