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舒立与新闻学教育

今天早些时候,传出了胡舒立辞职并获同意的消息,与此有关的还有,胡舒立有意从教。而今天,朱德付先生也说,“我作为中大同学热烈祝贺胡舒立成为中大老师。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新闻学院这次可以开胡了”。

其实,对于胡的离去,其实是大家所不愿看到的。因为胡舒立此去所要创立的也是一份财经类媒体,势必与此前自己的《财经》进行竞争,除了看客所期待的热闹之外,让一个人来亲手毁掉自己的成名之作,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不过现在所传出的胡舒立执教鞭一事,确实让人所期待的。毕竟对于胡舒立来说,经历的江湖已经够多,经验也足够丰富,这个时候来培养出更多的传媒人才似乎是更有意义的事情。同时,《财经》杂志在胡舒立执掌期间,便已经有类似的举动,比如其所设立的财经奖学金。与其他所谓的奖励所不同的是,财经奖学金奖励的都给了该给的人,而不是所谓的“排排坐吃果果”。

而时下,新闻教育却到了让人所不忍心看到的地步。新闻学院教师多半没有实际的新闻经验,甚至连基本呢的新闻写作都不懂。因为高校对于学历的盲目崇拜,有些老师甚至从小学到博士甚至博士后一路下来。至于新闻从业经验更是全无,至于更深层次的传媒运营,更是扯淡。而一些教授学者也有很多论文堆积出来的,可那些论文的阅读量甚至不过三位数。这其实是很可怜的事情。

当然,也有一些所谓的传媒人物退休之后去高校谋一份第二职业。但这种挂名教授或者挂名院长也没多大意思。一者,他们所谓的传媒经历更多的是组织安排,而不是自己运营的结果。二者他们往往挂名而无实事,没有多大意思。很少有前南方报业集团范老那样的前辈,在那个时代里,范老算是异数。

胡舒立更是异数,这份几乎完全市场化的媒体赢得大家的尊敬,是自己努力地结果,而不是组织的安排。虽然,最新的传说是胡舒立可能只是兼职。但对于中山大学的学生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比那些挂单教授好多了。还有,如果江艺平到了哪所学校做了老师,估计那年的该校的新闻学院招生分数会高的出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