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个

早上天没亮,有人给我发短信。说是第五个记者节云云。我想怎么也不对,这应该是第十个了,虽然我没有行走在江湖之上。或者是,要不我也没有老的那么快,昨天晚上,学义说第一个记者节的时候他还在南苑宾馆参加庆祝活动。可到了第十个的时候,我们要听李志的演出。

昨天晚上,在小咸酒馆庆祝的是立冬。言及记者节,时间过的真快。这个曾经被放大过,被意淫过,被蹂躏过,被使用过的崇高理想,此时风雨飘摇。某天夜里,看《南方传媒研究》,丁补之同学伤心一片写剩山。当时我想,他在行走的时候我一般是在喝茶或者睡觉的。当年同时出道,没想六年时光,已是天上人间。半夜没睡着。有天晚上,跟半岛都市报总编辑张辛兄聊天,他们报社现在招聘都30岁的年龄限制了。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中国传媒界的国情,我去给张兄做实习生,也未必了。虽然,这是玩笑话。但时下中国传媒界是青春饭已是事实。同时,按照时下传媒界流水线式的操作模式和下水道新闻的价值取向很难产生民国时候的传媒人物。

其实,这些年中,或者说是过去的十个年头中,中国传媒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说都市报的崛起不过是中国新闻传统复兴或者回归的话,那么没有人能想到互联网的出现。从网站、到博客然后到了我现在使用的微博。信息的传播渠道实在是太快了。于是,这几乎成了一个无法封锁的时代,除非做一个巨大的局域网。当然,这也不是不可能。当然,对于网络媒体什么时候能取代传统媒体,这并不是我所能预见的。

前几天,朱德付和新京报戴自更说起他们这代传媒人,我们以为有八字定评:生逢其时,死得其所。那么我们这代的传媒人呢?开疆拓土吧。这个冷暖洋流交汇的时代,饵料最为丰富。

十年。没想到什么。生活还要继续,日子还要继续过。我且出去赶2个场。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