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纸媒的新探索

5月28日,美国报业协会(Newspaper Association of America) 在芝加哥奥哈尔机场附近的Rosemont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

这次会议的主题是“从内容产生收入的模型”(Models to Monetize Content)。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这些会议内容报业老总们守口如瓶。“没有比报业的人更懂得怎么对媒体保密了。他们甚至说这不是一个秘密会议”。那么,这只有两种状况,一种是,这次会议确实是在探讨如何在互联网的前提下增加媒体的收入,但是这些报业老总们并没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所以,作为报业的大亨,他们虽然懂得如何保守秘密,但是也只能将这次会议描述成报业交流思想的一次聚会,探讨如何从网络新闻中获取新的收入模式的闭门论坛。特别强调没有任何关于网上新闻定价的讨论。而另一种情况就是,他们可能进行了网上新闻定价的讨论,但内容在保密中进行。

无独有偶,同时进行的还有世界报业协会(World Association of Newspapers)在巴塞罗那所召开的国际报业的会议。这个会议发表了一篇长达65页A4纸的报告。来自经济观察网罗敏的文章介绍说,这篇报告的主要内容在于面对网上免费新闻的泛滥,如何让传统媒体获取利润。有人对这份报告总结了三点,分别是:
  1.由于网上免费新闻泛滥,所以对新闻收费的可能性受到很大限制;
  2.消费者们更倾向于为“高质量的,有特定主题的报纸”的内容而付费,而不是只生产综合新闻的报纸;
  3.网上新闻的读者希望能成为“知识分子讨论的一部分,能够贡献出他们的评论和他们的内容”。

笔者没有见到报告原文,但从以上三点来说,这份报告则充满了建设性的意见。比如,在免费新闻泛滥的时代,报业大亨们原来设想的新闻收费模式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作为读者来说,他们有选择的权利。没有人知道读者到底需要什么,虽然传统报业已经进行了几百年的实践。但是,这份调查显示消费者会为“高质量”的内容埋单。什么是高质量的内容?报告中没有说明,但是读者如果认为内容对自己“有用”,而不是单纯的消遣,他可能会为此埋单。无论如何,国外报业已经开始了进一步的新闻网络化形势下的新探索。

事实上,面对互联网的进攻。国外媒体比中国媒体经受了更大的冲击。在国外,媒体没有国内的行政资源的支持——虽然国内媒体的行政资源也在媒体改革的进程中变得越来越少——他们已经经历了充分的市场竞争,但现在新的对手出现了。并且新对手一出现就来势汹汹,根据美国发行审查局公布的数据,在去年9月份之前,507份美国日报和晚报的发行量在6个月内下降4.64%,发行量仅为3816万份,而去年同期的发行量为4002万份。同时,下降的还有报纸的广告收益,美国报业协会统计显示,2008年第三季度印刷报纸和网络报纸广告收益率下降18.1个百分点。这种下滑引起大家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偶然出现的,而是广告收益连续6个季度呈下降趋势。这足以引起传统媒体的重视。2009年开始,普利策奖全部14个奖项开始接受网络新闻的参评……

面对诸多变化,作为传统媒体来说,国外的报业更多地选择对于互联网的低级模仿,而很少进行探索和创新。他们也会开设网站、建立博客、视频、论坛,却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报业的市场在进一步萎缩。所以,现在到了进一步探索的时候,作为传统媒体老大,报业需要的是创新,比如从6月1日起纽约时报报价上涨了50美分,变成了2美元。同时,纽约时报还出现了一个新的头衔——社区媒体总编。原地区新闻的总编辑Jennifer Preston担任了这一头衔,她的任务变成了对于社区媒体的使用,以及管理报社博客以及社区媒体平台上的窗口。传统媒体已经开始逐渐地学习和接受新鲜事物,而在此前,作为掌控着舆论的报业,他们是多么自大。

虽然以报业为首的传统媒体已经开始积极应对来自互联网的挑战,但应该清楚的是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而国内互联网和纸媒之间,由于行政力量的存在,这场战争会变得更加变幻莫测。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