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六十年

媒体是社会公器。不假。但是,公器建立在何种基础上却是最大问题。民国肇造及今,关于媒体公信力的建立方式也的整整一个轮回。其主要的落脚点就在于媒体靠什么来赢得自己的公信力。靠笔墨还是靠权力。这也是《传媒三十年(民国卷)》所主要着力描述的。

其一,媒体公信力建立在笔墨之上,这种媒体在媒体出现的前期的确如此。比如,新记《大公报》。1926年9月1日,吴鼎昌、胡政之、张季鸾以新记公司的名义续办大公报。张季鸾在当天以“记者”笔名写社评,其中提到大公报的“四不”办报方针。所谓“四不”是指“不党、不卖、不私、不盲”。此后这张报纸在张季鸾主持笔政期间,所形成的影响力可谓强矣。以至于,1941年9月6日,张季鸾在重庆逝世,其逝世创两项记录,一是国共两党最高领导人对他都作出极高评价,二是为一报人去世举行空前隆重的追悼活动。其主要原因就在于这张商业报纸所形成的影响力。所谓社会公器,即是如此。纵观民国及今,此类报刊不胜枚举。再比如《南方周末》等一开始就走上市场的报纸则也因为记者的笔让一张南粤小报形成了强大的影响力,一纸风行华夏。

但另一种建立在权利之上。比如近年来的许多报纸,即是如此。这些年,所出现的兰成长事件等皆是源于此。报纸有自己的权利,甚至传统观点认为,一被曝光,即是被政府宣判死刑。一个官员若是被曝光,那么他此后的仕途基本可以完结。而一家企业若是被曝光,则基本没了活下去的可能。所以,这就给了很多人可乘之机,也有了记者的笔所寻租的可能。此类报纸如果失去了政府的权利,那么就很难获得存活的可能。、

而现在,让他们失去能力的消息出现了。报业“没有退出机制”的坚冰即将被打破。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日前公开表示,根据政府主管部门的计划,2011年年底之前,中国的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将全部由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此举意味重大,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要按照《公司法》的要求,参与市场竞争;也意味着将有一部分‘半生不死’的报刊杂志要被市场淘汰。”暨南大学副校长、新闻传播学院博导林如鹏如是解读。

并不是没有此类消息出现。现在已经有报刊因为经营不善而遭到市场淘汰,因严重资不抵债,《中华新闻报》已自8月27日起停办。同时,随着政策的放开,一批民营资本蜂拥而至。马云投资5000万的时尚周刊将于9月9日公开发行;而总部位于广州、具有民营资本背景的现代传播也将于9月9日在港上市……几年前,由山东三联投资的《经济观察报》现在已经是三大主流经济类报刊之一。在出版领域,民营出版工作室码洋甚至超过了国营的大出版社。

现在,时间终于开始了。让市场的重新回到市场。而这个轮回,中国报刊整整轮回了六十年。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