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杂志一二三四

先说在前面,只是个人的传媒观察,不想误导更不想侮辱任何人的智商,不靠此吃饭,仅仅是个人看法,不抬轿子也不打棍子,欢迎探讨,但不欢迎争吵。

昨天晚上用一夜的时间看完了老六主编的《读库》,这本书(或者说是杂志)内容侧重于文化、音乐、电影也包括传媒一类的内容,全部是老六利用他的人脉资源得到的一手货,并且写这些内容的几乎都是这些行当里的行家,所以这本书受到热捧是很正常的。

看《读库》的时候,想起了文摘杂志,这两年文摘杂志特别盛行,不说他们中间的领头羊《读者》了,就看去年开始“意”字打头的杂志有多少啊,连从《读者》中摘出的一个栏目都可以做出一本新的名刊,不能不说文摘杂志存在巨大的市场,于是各种杂志,纷纷转型做开了文摘。关于文摘杂志,其实我想了很长时间不知道是否正确,请教方家。

第一,读者为什么看文摘杂志。这句话还可以说,文摘杂志让杂志回归到阅读上来,这有点像中国那几个烧包导演拍所谓大片和《疯狂石头》一类的小制作关系一个道理,电影是用来看的,观众主要是想看故事的情节,至于所谓的制作只不过是为情节服务的,而有些导演开始烧包,有钱,鞋子是叶利钦的,裤子是麦当娜的,花里胡哨让人什么都看不懂,相反一些小制造的片子却能赢得巨大的市场,说明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他们有选择的权力。杂志也是如此,中国杂志在一段时间内就像是一个暴发户,净做些形式大于内容的事情,结果安心做内容的赢得了市场。

第二,文摘杂志不在于摘,而在于文。做杂志当然不是一摘就灵,不是读者本身喜欢文摘,而是面对一片胸大无脑的花纸没法选择,退而求其次,并不是他们喜欢这种形式。他们仅仅喜欢里面的内容,所以千万不要相信我一文摘了,就OK了,不是这样的,做文摘只不过是杂志想尽量缩小成本的一种策略。

第三,文摘风格要统一。要形成自己的固定风格,不要想做成大杂烩,杂志特别是文摘杂志要形成自己的固定读者群,这种风格是要固定的,所有成功的杂志无论是《读者》还是《知音》风格几乎是不变的,做杂志的人要好好考虑一下这是为什么,以及该怎么办。

第四,想想《知音》。《知音》一直在内容和风格是为人诟病,但是这丝毫不能掩盖他的成功,但这究竟是一本什么杂志,怎么归类?文摘杂志还是新闻杂志?都不像,他是一本原创的阅读杂志,上面发表的文章都是真实的,并且是一手稿件,但是它不花哨,适合阅读,与文摘相比他有更大的优越性,一是真实二是首发,在加上杂志的本质就在于阅读,所以他成功了。那么做杂志,是不是可以像《知音》学习呢?如果我是主编,我想会的。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