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十年青春

    1979到1989,我正好十岁,很多东西都忘了,但是有些东西是模糊的。模糊的需要重新来记忆,虽然《站台》表现的景象在我以后的成长过程中还能不时的出现。

    县城,我已经好像很久没有回去了,那个叫做沂水的地方,离我的老家有100多里地,要坐两个小时的乡村公共汽车,在我成长的前些年里我曾经以为那里就是城市,虽然我上学时候的县城是不是还是影片中的样子。很多东西是极其的相似,破旧的房屋以及汽车的尾气还有四处飘散的废纸片让我很容易的就想起这些。

    2005年的夏天,可能是我最近的一次到县城里去,也可能此后我还去过,但记忆不是很深刻了,我记得去年夏天的时候,妹妹高考填报志愿,我走过沂水二中的门外,想进去看看,最终也没有,现在我的那些同学都散落在了全国各地,还有的远在新西兰,也有一些回到了县城,在一些职能部门呆着,但是联系好像不是很多了。当年教我们的老师现在大概都退休了吧,也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

    我还记得象站台中那样的电影院,在我姥姥家的旁边,我甚至还能记得人们看电影的景象,不过那种记忆总是黑白的,但是我怎么也不能回忆起那些关于电影院的记忆是我后来从电视上看到的,还是我真实的记忆。我能记得很清楚的是,后来那个乡村电影院改成了当地的教委,院子成了我们小学时候的操场,操场上面都是沙子,不像现在城里学校是塑胶的。小学时候的班主任在那里带着我们上体育课,我第一次学会了跳山羊。现在我回家的时候还能经过那里,但好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小学已经搬到了外面,都已经盖成了楼房,我们当年的小学成了中学老师的家属院,而我再也没有进去过。

    电影中全村人挤在一起看电视,那样的场景我也经历过,我记得那个时候好像是黑白电视,全村里很少有人能买的起电视,一到了晚上就跟放电影似的,还有刚刚有电灯的那段时间,都能记得,现在想想挺可怕的,时间过的真快。

    在《站台》的十年中,我基本上是在我姥姥家度过的,拥有不一样的童年就会拥有不一样的生活,这一点我可能就是例子,我老家宋家庄的记忆一直到现在都很少,并且好的记忆没有太多,还有,我知道我可能以后很少回去了,虽然我有时候想安静的在故乡的山上安静的坐一坐,听风看云,我知道山腰里是我家的祖坟。我的老婆晕车,在没有火车或者自己买车前,我肯定也不能带她回家,太遭罪了。

    十年,在我第三个十年都快要到来的时候,朋友说,残酷的不是生活,残酷的是青春,关于我过往的生活,以及记忆,到站台里面去寻找吧。是的,生活是一本题为命运的书。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