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水,可怕的真实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倾尽沧浪之水,难以洗涤净的是我们蒙尘的心灵。

    我很少看小说,但是在看沧浪之水的夜晚,有种真实的可怕在向我逼近,我忘记是谁了,在我毕业后的某个时刻向我推荐这本书,现在我不知道,他是因为这本书好,还是想说这本书里的“我”开始的时候太象现实中的“我”,这到底是不是一种暗示?

    所以,在昨天夜里,面对电脑的屏幕,面对它不留情面揭穿的虚幻的真实,面对权力和金钱对精神价值的败坏,面对这本书锋锐的透视力和“片面的深刻”性,在床上的我不停的抽烟,我想的是,这难道也是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面对这样的命运,我们说什么?还是自己找来看看吧。网上四处都是这本书的电子版。

    我在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一本薄书:《中国历代文化名人素描》。书第一页是孔子像,旁边写了“克己复礼,万世师表”八个字,是父亲的笔迹。还有屈原,“忠而见逐,情何以堪”;陶渊明,“富贵烟云,采菊亦乐”等一共12人。这似乎也成了我毕业后的命运。父亲在我出生那年被划为右派。他只是凭良心替同事讲了几句公道话。在我考取北京中医学院那年,他看了我的录取通知书,吼了一声:“苍天有眼”就一头栽在地上。父亲在用一生实践着他的信仰,可我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逐渐放弃了我的尊严。在我什么都有了的那年年底我回到了三山坳,在父亲坟前久久伫立。我在大势所趋的口实之中,随波逐流走上了另一路。那里有虚拟的尊严和真实的利益,我因此放弃了准则信念,成为了一个被迫的虚无主义者。我在坟前跪下,把父亲留下的《中国历代文化名人素描》付之一炬。

    我是学中文的,内心有着主人翁一样的文化清高,还有我也在类似于机关的位置呆着,看这本书的时候不自觉的开始对号,虽然我不想入座,可这种思考却是不自觉的还是来了。大学以及大学毕业后也多多少少的经历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让我开始在这样的夜晚思考,虽然我知道,我肯定学不会池大为的改变,但有些思索毕竟是好的。

    所以在这几天里我跟朋友们在推荐这本书,人生是自己选择的,提前思考一下也好。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