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这个,这个烧烤

还是与烧烤有关,看着弟兄们一个个的被烧烤馋成那样,决定去腐败一把。

害怕吃不上,所以派出专人有人提前去占座,结果如下:

不去了,绝对不去了,这是驾驶说的。

打死我也不去了,这是我说的,就此作罢。

你们在那里等着我们,我刚看完稿子往那赶,这是某“编舞”总监说滴。

那咱们去世纪恒娱乐城……旁边的那个烧烤吧,这是某主编说滴。

晚上又去了镇江路,这次去的人比较多,先是5个,后是七个,也就说说兄弟我一天晚上吃了两场。镇江路的那个,我刚夸过他们,原来我去接待燕赵都是报朋友时候是中午,人少,服务尚可,可是晚上的时候,领教了,爱搭理你不搭理你,可弟兄们是来花钱的,吃到一半,正好改完稿子被剥削的差不多的两位赶来,换地方。

于是,去了世纪恒娱乐城,不是,说娱乐城旁边,添酒回灯重开宴,为了早点赶回去,不给未成年少男少女创造机会,所以在十点半以前回到了胜利桥。我估计有人会不高兴,回去这么早干嘛?

回宿舍开门的时候,有电话打来,据说你们去吃烧烤了,怎么不带上我?某执行说滴。怎么都贱成了这样?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