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今日

我已经很多年不写诗歌了,我甚至忘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曾经想做个诗人。下午与朋友聊天的时候忽然想起去年今日来。去年今日,我和几个朋友在八大关里面一个叫做朗园的酒吧里谈一些事情,海面上有很多烟花,煞是好看。所谓“去年今日朗园中,窗外乎传落马声。起身遍寻青岛港,不见阿杜旧音容”。如果写成现代诗,则是这个样子:

时至今日
我所能记得的,是去年
疏落的鞭炮
和漫天飞舞的流言

时至今日
我所能记得的是那个夜晚
我,以及我的那些朋友们
在朗园
看涛声以及圣诞的月亮

其他的还有什么
一个官员的落马?
它真的能够惊醒一座沉睡的城池?
还是一座梦醒的城池
再也承担不起一位官员的欲望

我所知道的是
已经很多年没有下雪了
在这个城市
我期盼一场纷纷扬扬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