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如果人生有四季的话,我四十岁之前都是春天”。

在工作室一天,寻章摘句,演习究天人之际的大学问,既困且乏。坐班车回家。路上,想起这句台词。

当年,请我们看这场电影的某,已作逍遥游。

叶问“少年轻狂,玩雀闲游”的人生停止在1938年,日本人打到佛山。

当下,新冠三年。暮冬时节,离乱陡增。下午,有学生来请假,返乡,能允则允。各自珍重。

我四十岁之前的人生,虽为碎银几两,流离奔波,但也是春天吧。

此后祸福,天亦未知。

且行且珍惜。

又是网课时,珍重待春风

前天在学校,报课题。接到通知,第二天开始网课。半夜十点多离开。最近不能去单位了,什么时候去,等通知。

昨天,网课一下午,有督导听课。今天,上午两节。有了以前网课的经验,一切都还好。但是,不适感依旧存在,特别是缺少空间,就更加经历波折。珍重待春风吧。

潦倒新停浊酒杯

老婆大人在教闺女背诗。到了杜诗,念到“百年多病独登台”。

闺女说简单点,简单点……三岁的她还没到理解的年纪。

就跟我多年前的此刻,大约是排队在买《南方周末》。而后诵读那些阳光打在脸上。

那些报纸连同为赋新词的旧时光,一起伴我远行异地。在胜利桥旁边,某座建立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小楼的某个房间里,陪我几多寒暑。而今,不知所踪。

这些年,懒得令人发指。

虽然在朋友圈依旧是话痨。但公号、微博这种公开的场合,已经越发懒得说话。

前几天在外地,被两个电视台的记者拉住,我飞也似的逃跑。不仅长得丑。实在是不想说,也没得说。日子过得如鸭在水,冷暖只有自己明了。

基本处于滴酒不沾的状态,茶都开始喝茉莉了。

这一年过得有点兵荒马乱。当然也有经验,比如从秋天的时候,就开始打算,找机会去趟帝都,结果都没成行。于是庆幸,年中的时候去了一次。

一年将尽。免不得在内心里盘点一二。算下来三瓜俩枣。到头来,不外乎多收了三五斗。

夏天的时候,被毕业生评为最受欢迎的老师。这让我诚惶万分。发奖的那天我有课,没能上台得瑟。会议一结束,我就去找同事要证书。这德行也是没谁了。

这一年,基本算是息交绝游。

这一年,各种坏消息不断的传来。两个朋友心脏搭桥。

夏天的某个下午,我走在刘长山路上,狼兄忽然从阜外语音我,让我多加提防。

年底,跟薛易兄对饮,又聊的这个话题。结果他现在不喝酒了。我依稀记得有一年,他跟一飞。未曾想,也有今日。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明年,希望能过得更加从容一些。其他的,无誉无咎吧。

祝各位,新年好。

沸腾新十年

昨天夜里收到此书。林校是我见过最勤奋的互联网人。让我自愧弗如。认识他的这些年里,他采访、写作,还创办了雷锋网。所谓勤奋的人不过如此。

看到传媒大学的博士候选人资格考试。对照自己的阅读。打算给研究生们列一个基本的阅读书单。

说到对互联网产业的整体认知,除了此书还有林校的《沸腾十五年》。而要对社会影响的认知可以读万盛兄的《奔腾年代》。如果要做小切口的了解可以看吴老师的《腾讯传》、薛芳的《企鹅凶猛》。

当然,要进行学术的纵深探究可以去看方兴东做的一系列“互联网口述史”。

《壹读》改回原刊名《玉龙山》未获批

《壹读》原名《玉龙山》

翻阅国家新闻出版署网站,《壹读》更名为《玉龙山》的申请未获批准。

事实上,这本杂志本身的刊名即是《玉龙山》。大约是在2012年的时候,更名为《壹读》。

这是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冬天来了,此间朝暮

“人间朝暮,叶落惊秋”。霜降和重阳都过了,应该快立冬了,最近群里都是要交暖气费的消息。天自然也有点冷。

依旧在办公室里没有回家。有点冷,手脚有冰凉的意思。今天虎子哥要返帝都。本来我也计划回。可不如变化快。核酸等等,一系列下来,估计好折腾。

一早来。上课,开会。最主要的论文没改多少。估计要到晚上了。本来想约学生聊一下,也没时间了。今年第一届硕士,她们课也是真不少,就这样给她们放羊了半年,除了偶尔给她们推荐一些书之外,几乎没有要求她们看什么。似乎这样也不好。

可是,每个人都忙啊。

碎片化的时间就是忙忙碌碌,热热闹闹,一事无成。钱钟书所言,学问者,荒村野老,二三素心人……的商量培养之事。很是怀念。

我就记住这个法令

年初至今,7套电视频道和1套广播频率被撤销

原标题:广电总局传媒机构管理司积极推进全国广播电视频率频道精简精办

发布日期:2020-08-21 15:58

信息来源:传媒机构管理司            

为促进广播电视播出机构整合资源、优化结构,推动频率频道精简精办和高质量、融合化发展,广电总局鼓励支持播出机构精简频率频道数量,提升频率频道质量。年初至今,先后批准撤销7套电视频道和1套广播频率,分别为:西藏广播电视台停播经济生活服务频道,湖南广播电视台撤销时尚频道,上海广播电视台撤销东广新闻资讯广播,广州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少儿频道、购物频道三个频道整合为南国都市频道(4K超高清),广东广播电视台珠江电影频道与影视频道整合为影视频道,浙江广播电视台影视娱乐频道和教育科技频道整合为科教影视频道,厦门广播电视台撤销少儿生活频道。

关于期刊的碎碎念

在商场带娃。间隙,八一八期刊的事情。

最近跟杂志打交道比较多,以前也是。不过以前是市场化期刊,比如朗朗额够,差点去做一本财经期刊。这估计是我最后一次退而结网。此后,就只剩下临渊羡鱼了。现在关于期刊就是“学术”了。跟市场无关,与级别相连。最近几天是这样的。

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边是做编辑的朋友跟我吐槽。各种不想发的论文,各种的关系应接不暇。另一边是有人会跟你打听,跟学术期刊熟不熟,要评职称,要发论文。

这两天还看到上海交通大学的几个老师,“业余”时间做了一本学术期刊。国际上的影响力很大,没用几年的时间。我感慨的是,人家是有正式刊号的啊。现在,拿个国内刊号可真不容易。前段时间,还有人问我,有没有刊号资源……我说,我也想要,哈哈。

学习了新技能

先尝试一下。

新技能啊新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