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如果人生有四季的话,我四十岁之前都是春天”。

在工作室一天,寻章摘句,演习究天人之际的大学问,既困且乏。坐班车回家。路上,想起这句台词。

当年,请我们看这场电影的某,已作逍遥游。

叶问“少年轻狂,玩雀闲游”的人生停止在1938年,日本人打到佛山。

当下,新冠三年。暮冬时节,离乱陡增。下午,有学生来请假,返乡,能允则允。各自珍重。

我四十岁之前的人生,虽为碎银几两,流离奔波,但也是春天吧。

此后祸福,天亦未知。

且行且珍惜。


Comments are closed.